您好,欢迎来到中国环卫设备网   请 登录免费注册
服务热线: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 技术应用 >> 环境保护与资格刑的扩张

环境保护与资格刑的扩张

时间:2017-8-16 10:14:00   来源:本网   添加人:admin

  (吉林省社会科学院,吉林长春130033)效地实现了特殊预防,又进一步提高了违法成本,增强了刑罚的威慑功能,从而强化了环境犯罪的一般预防。而资格刑所独具的多样性、非物质性与可恢复性等特征,也使其对于经济犯罪、环境犯罪、腐败犯罪等特殊的犯罪类型具有独特的惩戒与预防功效。因此,结合当代刑罚的发展趋势、国外立法经验及我国环境保护的需要,有必要在环境刑法中扩张资格刑的适用,以使其与财产刑、自由刑一起在法的最后保障层面构筑起保护环境的三角形支撑。

  备受各方关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修正案(草案)已于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完成初次审议,现正在向社会公开征集意见。虽然该修正案草案稿在相当程度上弥补了我国现行环保法律体系的不足,但令人遗憾的是,初稿中首次提出并引起各界广泛兴趣的“按日计罚”①概念却未能最终纳入此次草案稿中。我们知道,同环境危害的深远性与环境治理的高耗性相比,行政制裁与刑事制裁的柔弱大大降低了危害环境人员与单位的违法犯罪成本,从而使我国的环保法律体系在报应与预防危害环境的违法犯罪行为方面一直没有很好地发挥法律的应有功效。这也是专家们主张将“按日计罚”制度纳入环保法的动因。最终出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修正案(草案)显然在衡量各方利弊后最终放弃了过于刚性的“按日计罚”制度,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对法律制裁在报应尤其是预防危害环境行为方面进行应有的体系性的思索。

  首先,我国刑法目前对环境犯罪所设定的刑罚仅包括自由刑和财产刑,对于渐受国际社会青睐的资格刑始终未能在立法上有所举动。2011年5月1日生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虽然对刑法典第338条“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和第343条第1款“非法采矿罪”做了全面修订,但终究未能将资格刑纳入考量视野。

  其次,刑法典第37条所规定的非刑罚处理方法仅适用于“对于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的环境犯罪分子,其中“由主管部门予以行政处罚”的司法建议与资格刑在报应与预防环境犯罪方面的效能显然不可同曰而语。

  最后,现行环境法中所规定的责令停产、责令停业或关闭等措施在性质上仍为针对一般环境违法行为的行政制裁,对于达到犯罪程度的严重环境违法行为统一用“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等模糊性语言一带而过,而未能像当前国外的通行做法那样在附属刑法中对刑法典的概括性予以进一步明确,对其滞后性予以及时更新,从而充分发挥附属刑法在刑法体系中的补足功能。

  现代刑罚理念对刑罚的发展要求是趋于轻缓化、经济化与人性化,财产刑和资格刑正是因为符合这一要求而较生命刑和自由刑在刑罚体系中日益彰显出优势。其中,资格刑又称名誉刑、能力刑或权利刑。作为依法剥夺犯罪人一定资格或权利的刑罚,资格刑历经古罗马法中的名誉刑,中西方从古至今的耻辱刑与资格刑的演变与传承,在各国刑罚史中一直扮演着不可或①即排污企业无法按期实现环境监管部门限期整改的要求,逾期1天将被处以1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处罚,上不封顶。据权威人士透露,这是首次在全国性法律中列入“按日计罚”概念。因此,以初稿为蓝本的我国最严厉的环保立法。参见。中国最严环保法提上立法日程首纳“按朱志峰-环境保护与资格刑的扩张缺的角色。虽然在理论界一直有学者以缺乏足够的威慑力、不利于犯罪人再社会化、容易导致”刑罚过剩“等理由主张废除资格刑,但是”刑罚的选择是考虑诸多因素的结果,它们应该具有量方面大小的可感受性、本身的平等性、可成比例性、与罪行的相似性、示范性、经济性、改善性、受人欢迎,等等,。这种立法模式似乎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我国环境犯罪资格刑立法因刑种设置单一而难以应对严的犯罪形势之缺憾,但这种饮鸩止渴之法显然既混淆了行政处置与刑罚处罚之间的界限,也严重背离了罪刑法定精神。结合我国环境犯罪的犯罪现象和犯罪原因并借鉴国外立法经验,可以考虑将如下内容扩充进该类犯罪的资格刑体系:第一,禁止担任特定职务。曾因实施环境犯罪而承担刑事责任的人员,或者曾经在因实施环境犯罪而承担刑事责任的单位任职,并对该单位直接负责或者对该环境犯罪承担直接责任的人员,不得担任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和人民团体的领导职务及与环保职能相关的国家机关的职务。

  第二,禁止从事特定职业。曾因实施环境犯罪而承担刑事责任的人员,或者曾经在因实施环境犯罪而承担刑事责任的单位任职,并对该单位直接负责或者对该环境犯罪承担直接责任的人员,禁止其从事环境工程师、环境科学研究人员等与环境保护相关的职业。

  第三,禁止从事特定活动。美国等许多发达国家的法律对环境的保护是非常严格而且严密的。如捕鱼问题,在美国,地方法律不仅同我国一样规定了禁渔区、禁渔期及禁止使用的捕鱼工具和方法,而且要求行为人必须首先取得相关部门颁发的捕鱼资格证。这对于经济欠发达和生态文明建设刚刚起步的中国来说,恐怕是不切实际的。但是,对于环境犯罪人,作为一种法律制裁,我们可以暂时或终身禁止其从事犯罪时所涉及的与环境相关的活动,如捕鱼、狩猎、伐木、采矿等。

  这一资格刑的设立,对于规制以此为谋生手段、兴趣爰好或者健身方的人员的不规范行为特别是遏制当前的滥采、滥伐、滥捕现象,将切实发挥法所一直追求的威慑作用与教育功能。

  第四,剥夺荣誉。在现实中,许多实施环境犯罪的单位及其直接负责人在受到法律追究以前往往获得了许多环境保护方面的荣誉称号,如“XX模范”、“XX卫士”、“XX先进个人”、“XX先进集体”等。因此,在对这些单位及自然人实施环境犯罪制裁时,应同时剥夺其相关荣誉称号,以示国家对其政治上的否定性评价,从而更好地实现刑法的一般预防目的。

  第五,暂停营业。对实施环境犯罪的单位,判处其在一定期限内不准进行原有业务活动的一部分或全部,以迫使其对严重危害环境的行为进行反省和整顿。

  第六,限制从业。对实施环境犯罪的单位的经营活动范围尤其是与环境有关的活动范围进行限制,以示惩戒。

  第七,强制撤销。即对实施严重环境犯罪的单位予以强制性地注销,使其不复存在。需要注意的是,强制撤销与其前两项资格刑暂停营业、限制从业,虽然就制裁内容而言类似于环境法中所规定的责令停产、责令停业或关闭等行政制裁措施,但是两方面在适用对象、适用依据、适用主体和法律制裁的性质等方面存在着严格界分。就立法技术而言,对于暂停营业、限制从业、强制撤销三项资格刑,应当同其他资格刑一样在刑法典总则中予以规定和注释,分则只是规定选取的适用种类。至于与行政法的对接问题,可以考虑在环境法的法律责任部分像以往一样用概括性的语言做以简易交代,如“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这实质上也是在行政刑法层面解决了某一制裁措施的行政属性与刑事属性的归属问题。或者可以考虑直接将包括这三种资格刑在内的适用于环境犯罪的资格刑类别明确而系统地在环境法的法律责任部分予以陈列。同前一种方式相比,后一种设想虽然可以充分发挥附属刑法对刑法典的援助功能,但在我国,资格刑的刑法典体系尚不明晰与健全,显然因过于超前而不具有可适性。

  第八,公示宣告。基于代际正义之上的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发展是生态文明建设所追求的目标,以此为基点,国家的经济发展开始关注环境效益,法制建设开始重视对环境权与发展权的保护。刑法作为事后保障的最后一道法律屏障,在启动对实施环境犯罪的自然人和单位刑事裁量时,可以同时规定附加适用公示宣告。即法院根据案情需要在定的行政区域内,通过报纸、广播、电视等新闻媒介,将对自然人或单位环境犯罪的判决公之于众。具体操作可以由主审法院进行,也可以由其指定或委托的法院进行。这种公示宣告资格刑的创意来源于犯罪学中的标签效应,而其设置目的在于通过名誉上的制裁来警示犯罪人和警醒意欲与单位犯罪人进行业务往来的自然人或单位,在进一步递深刑罚惩戒力度的同时更好地提升刑法的保护环境权和预防环境犯罪的功能。

  四、权利的提前恢复与资格的回复权利的提前恢复,是指对于被判处资格刑的犯罪人,在刑罚执行过程中,在符合法定条件的情况下,提前恢复其丧失的部分或者全部资格或权利,即复权。其制度,来消除资格刑可能存在刑罚过剩的弊端,并同时作为一种激励机制促进犯罪人的自我悔过进程“,W以早日恢复人格和回归社会。因此,我们所论及的环境犯罪资格刑的复权制度有别于前科消灭制度,后者实为刑罚后遗效果影响的消除。

  当前确立资格刑制度的国家大多数都相应地规定了复权制度。如德国刑法典第45条b“资格和权利的恢复”中规定:“具备下列条件时,法院可恢复依第45条第1款和第2款丧失的资格,及依第45条第5款丧失的权利:1.资格或权利丧失的期限已经经过一半的,2.可望判刑人将来不再故意犯罪的。(p16-17X瑞士刑法典第77条和第78条规定,被判刑人表现良好,且法院确定的或通过调解所确定的损失得到赔偿的,可以重新担任公职和恢复教养权或监护权。第79条规定,法官不担心被判刑人继续滥用职业,且法院确定的或通过调解所确定的损失得到被判刑人的赔偿的,可以撤销执行禁令。明确资格刑的回复制度,有利于积极消除资格刑的负面影响,进而促使环境犯罪分子早日回归社会。

  陈兴良教授曾言:“刑法是种不得已的恶。用之得当,个人与社会两受其益;用之不当,个人与社会两受其害。因此,对于刑法之可能的扩张和滥用,必须保持足够的警惕。不得已的恶只能不得已而用之,此乃用刑之道也。(p10)邱兴隆教授也指出:刑罚有如一把双刃剑,既可能产生有益于社会的积极影响,也可能产生不利于社会的消极影响。借助刑罚本身不可能完全阻止犯罪的发生,更不可能消除犯罪现象。因此,以有限的刑罚对付无限的犯罪,是国家的一种无奈的选择。而科学、有效的刑罚体制应该是功能最大、消极作用最小且严厉性程度最轻的刑罚体制。〔8批14-224)在我国,重刑仍然占据整个刑罚体系的主流,这不仅与当前的世界潮流相违背,而且重刑过多容易禁锢社会的活力和人们的创造力,长此以往将会阻碍整个社会的发展。资格刑作为刑罚体系中的种,其轻缓、经济、人道,辅之于主刑将对当前环境犯罪起到积极的遏制作用。然正如培根所言:”对于一切事物,尤其是艰难的事物,人们不应期望播种与收获同时进行,为了使它们逐渐成熟,必须有个培育的过程。,。李贵方等译。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李荣。我国刑罚体系外资格刑的整合。法学论坛,2007,(02):67.于志刚。复权制度适用问题研究。法学,2002,(02):35.德国刑法典。徐久生,庄敬华译。中国方正出版社,2004.瑞士联邦刑法典。徐久生,庄敬华译。中国方正出版社,2004.李海滢,麻锐。腐败犯罪控制视野下的资格刑研究。法学杂志,陈兴良。刑法的价值构造。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8.邱兴隆。刑罚的哲理与法理。法律出版社,2003.(意)贝卡利亚。论犯罪与刑罚。黄风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责任编辑:张雅光>①从1997年刑法到刑法修正案(八),十余年间,我国刑事立法未对资格刑制度做任何修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