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中国环卫设备网   请 登录免费注册
服务热线: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 市场分析 >> 万里长江第一港:船从一百吨到一千吨

万里长江第一港:船从一百吨到一千吨

时间:2018-7-28 10:06:00   来源:澎湃新闻   添加人:admin

  位于云南东北端的水富县是万里长江航运的起点,在这座依山而建的小城里,不论是横跨长江的大桥,还是路灯基座上的雕刻,都标示着同一句标语“万里长江第一港,七彩云南北大门”。

  万里长江第一港水富港

  联想起这座城市作为长江航运起点的坐标意义,“水富”之名让人想到“因水而富”的寓意。

  从贵州赤水河畔驱车两小时到达这里时,小城灯火已掩映在夜色中,奔腾而下的金沙江水在两山之间打着漩涡,水声远远可闻。明月清风下,三五成群的水富人将茶桌摆放在插入江中的汽渡口,笑语间还夹杂着浪花拍岸的声音。

  与长江水的亲密感浇灌在许多水富人的日常生活中,而长江水对于86岁的原金江航运公司老船长易德华而言,则是自己一生情感的寄托所在。

  扩建中的水富港

  7月25日上午,江上的水雾渐渐散开,几艘货船的轮廓在赤黄的江水间清晰可见,易德华站立在水富港正在扩建的码头上,眼底里都是江上的船只。

  这位老船长说,他十几岁便在江上行船,将产自大山深处的粮食、柚子,从水富一船船运送至重庆。

  云南水富港86岁的老船工

  “在长江上航船七十几年,我都86了,船从过去只有100吨,现在1000吨。”易德华的方言浓郁得化不开,谈起长江上行船的回忆格外兴奋。

  易德华说,自己年轻时与自己同行的是清一色的木帆船,自水富到400公里外的重庆来回一趟需费时一个月。

  湍急的江水间混杂着险滩和暗礁,易德华说自己曾目睹江岸滚落的山石将木船砸烂,而数十年来自己遭遇的最大危险,是在卸货时掉入江中,“我只是喝喝水”,他连连感叹自己够幸运。

  在易德华的回忆里,木船低矮,船工行走船舱需弯腰驼背,每日烧柴做饭,睡在船板上听着被褥下的水声。

  枕着江水声入眠的日子,而今已是日行渐远的记忆,易德华说,1949年后大江上有了航标灯,滩槽也被清理疏通,1990年之后木船也消失在江面上。

  “长江航运的变化很大。”易德华理了理斑白的头发说。

  云南水富港外的航船

  而今长江中的客船除了少数旅游船外似乎已全部消失,和易德华一样,长江行船的经历也成为日行渐远的记忆。

  这背后是交通的不断发展,更加高效快捷的高速公路、高速铁路等取代了古老的长江客运。

  如今,作为云南唯一长江港口的水富港也在不断发展变化,2010年10月投入试运行的3个千吨级泊位运能已饱和,7个新泊位正在建设中。

  “长江航运的变化很大。”易德华的话真是一句再好不过的注脚。